當前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江詩丹頓「穆索斯基」限量表

文章發布時間:2018-09-15 17:17 主營服務:二手奢侈品回收|手表回收|黃金回收| 鉆石回收|包包回收
摘要:江詩丹頓 從2007年開始贊助巴黎歌劇院,借此百世難逢良機,它也展現了自創立后時刻在心的價值:以藝術大師(Mtiers d\Art)精神為底蘊的極致工藝,孕育手工精細制表傳統。因贊助巴...

江詩丹頓從2007年開始贊助巴黎歌劇院,借此百世難逢良機,它也展現了自創立后時刻在心的價值:以藝術大師(Métiers d\'Art)精神為底蘊的極致工藝,孕育手工精細制表傳統。因贊助巴黎歌劇院而生的伙伴關系結合了時光、藝術及文化,更因為江詩丹頓承繼了自1755年起即與時并進的專業制表能力,而顯得更加殊勝。
借著這樣難得的機緣,江詩丹頓創作了一系列共12只舉世無雙的作品,用以紀念偉大的作曲家們。這些作曲家的作品啟發了知名超現實主義畫家夏卡爾(Marc Chagall),讓他繪制出加尼葉歌劇院穹頂上的不朽壁畫。《藝術大師夏卡爾與巴黎歌劇院》系列里的首款表命名為「紀念知名作曲家」,這款絕無僅有的作品在2010年11月20日巴黎歌劇院推廣協會(Association pour le Rayonnement de l\'Opéra National de Paris;AROP)及巴黎歌劇暨芭蕾之友成立30周年慶祝活動上發表,它采用日內瓦傲視寰宇的高溫明火(grand feu)技法所燒制的微縮琺瑯,唯妙唯肖地復制夏卡爾穹頂壁畫。后續的11款表會在未來兩年內陸續推出,每一款主題是獻給夏卡爾壁畫中的偉大作曲家。
江詩丹頓「穆索斯基」限量表
時光、文化與藝術
時光、文化與藝術共同奏起的三部曲,將過去、當下與未來譜成永恒。它滿溢著完美、律動以及創造力,也就是這些養份,滋補了江詩丹頓的傳世哲學:生生不息的技藝及美學探索,持續累積出不凡技藝,代代相傳;始終堅持創新,令創造力絕不枯竭。當然,江詩丹頓的任一款表都不僅僅是單純掌握、量測時間的工具,而是文化、歷史彼此切磋琢磨出的明鏡、是人類靈光映照下所凝聚的藝術作品。正如同品牌創始人Jean-Marc Vacheron 與學徒在1755年的傳承誓約、Fran?ois Constantin 與Vacheron家族后代在1819年因共同目標而一見如故;數百年來,所有貢獻出熱情的藝術大師、制表工匠、琺瑯大師、珠寶鑲嵌師以及金雕大師們,都是維系江詩丹頓百年傳承的活水源泉。正是這些理由讓江詩丹頓與藝術世界密不可分;音樂、歌劇與芭蕾正是人類智慧才華獨特個性之薈萃,這些特質讓原創作品放射渾然天成之美。江詩丹頓贊助巴黎歌劇院凡四年,雙方更彼此激蕩出精準、不斷革新與令人驚嘆的藝術養分。眾多嫻熟技藝與美學的藝術大師們協奏出奔逸絕塵的藝術結晶。不論制表或是歌劇,廣為人們歌頌的故事,都在不斷演進的專業技術下持續精進。歷經時光淬煉,這些技藝顯得更加精純;無止境地追求卓越、勇氣以及熱情,更鮮明地擘畫出藝術必然永恒的終極境界。
江詩丹頓「穆索斯基」限量表
向穆索斯基《波里斯.郭德諾夫》致敬
《波里斯郭德諾夫(Boris Godunov)》是普希金于1825年所寫的戲劇。這是普希金以近似莎士比亞般的史詩風格寫成的歷史劇,問世后始終被帝俄當局視為禁書,延遲了近四十年才獲準出版。1866年,俄羅斯當局終于核準普希金的劇作《波里斯郭德諾夫》出版,穆索斯基親自改編此劇在一八七二年完成修訂版,一八七四年此劇全本演出。故事源自十五、六世紀之交的俄羅斯;在恐怖伊凡過世后,沙皇王位傳承的爭奪內幕。低調但精心拋光的40mm表殼,讓原就艷冠古今的琺瑯表盤華袞加身。這塊出自藝術大師之手的表盤,歷經無比耐心、聚精會神地由全手工繪就、燒制,它承繼了閣樓制表師(Cabinotiers)的精神,重現江詩丹頓創始人浸淫制表工藝的用心。表殼本身附有「軍官式」表背。要搭配如此渾然天成的藝術臻品,當然必須采用最頂級的微機械工藝極品方能相得益彰。這枚表所采用的動力心臟是自動上鏈機械式機芯Calibre 2460,完全由江詩丹頓自行開發及制作。運行精確可靠,并且獲頒代表制表顛峰的日內瓦優質印記(Hallmark of Geneva),正足以說明江詩丹頓的堅持,以維系日內瓦制表傳統不墜為己任的無比決心。
江詩丹頓「穆索斯基」限量表
傳統日內瓦高溫明火微縮琺瑯技法
艱巨的藝術挑戰
最早出現在地中海沿岸的琺瑯自古以來就讓金飾及珠寶更顯璀燦。此一傳統技法在15世紀被運用于制表業中,不但令表更加金碧輝煌,也成為傳統日內瓦工藝之一,當地的藝術工匠們不斷強化應用技巧,開發新的工法,讓這項技藝分化成四類細項,分別是內填(內嵌)琺瑯(champlevé)、透明琺瑯(flinqué)、掐絲琺瑯(cloisonné)以及微縮琺瑯(miniature enamelling,又稱為畫琺瑯)。《藝術大師夏卡爾與巴黎歌劇院(The Métiers d\'Art Chagall&L\'Opéra de Paris)》系列表款運用高溫明火(grand feu)技法燒制微縮琺瑯,這是頂級制表業最早使用的琺瑯技法之一,日內瓦傳統技法里的高溫明火將琺瑯燒制溫度提高到攝氏800~900度間,所燒出的成品有著極度純凈與幾乎永恒的特性。在江詩丹頓的作品里,很早就出現過藝術大師系列所使用的裝飾工藝技法。環顧當世,僅只有寥寥可數的工藝耆宿能夠運用這些即將失傳的密技。就像任何工藝技術一樣,這些裝飾技法必須透過嚴格且持續的訓練才可能運用由心,它需要高度的專注力與耐心,或許只有中古世紀為古老羊皮書繪制插畫的工匠,視工作為神所賦予的使用,才會付出這般心力。
 
制作微縮琺瑯時使用的傳統日內瓦技法中,必須覆上一層保護金胎、不使變形的瓷釉,這項工序最能顯現出琺瑯大師的手段。在厚僅1毫米,直徑31.50毫米的表盤上,大師必須先涂上一層保護金層胎體的底層琺瑯,它的熔點極高,燒制完成后也會特別硬。燒制這層琺瑯必須讓窯溫達到攝氏900度左右,之后表盤方能耐受連續多次的重覆燒制。這層琺瑯的功用正如同油畫的畫布,接下來,琺瑯大師必須以細微到只使用幾根貂毛的貂毛筆繪出各項主題的輪廓,再慢慢創造出畫面的肌理及氛圍,幾乎整個繪制工作都必須在高倍率的雙眼式放大鏡下完成,上釉料時必須遵循一定順序,由晦暗柔和的顏色開始,到純凈、鮮明的顏色。制作微縮琺瑯時,研磨到極細的釉料經常使用油質稀釋劑混合、例如百合花油,就能讓釉料更容易髹上。
 
以攝氏800~850度的高溫在窯中燒制大約20次后,琺瑯表盤開始能夠看出雛型,在不同的燒制階段里,硬化的琺瑯色澤會漸漸地變化,色彩濃度會逐漸加深,琺瑯的體積也會收縮,琺瑯大師的經驗在這里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后續燒制的時間必須經過根據釉料里使用的化合物及用量謹慎地計算,時間長度正是琺瑯燒制的不傳之秘。最后完成之前,必須細心檢查是否有任何缺陷,琺瑯的脆弱、以及燒制中會收縮的特性讓它每次出窯都可能爆裂。在冷卻階段也需要無比耐心,避免溫度急劇變化。只要有任何步驟出錯,就可能得從頭再來。微縮琺瑯最后完成前,會再覆上兩或三層的透明瓷釉,用以保護底下的琺瑯不受歲月侵蝕。這層透明瓷釉以攝氏800度的溫度燒制,完成之后再以礪石拋光,才能讓琺瑯擁有亮麗細致的表面,放射出完整光芒。琺瑯燒制是一項需要觀照所有細節、從頭到尾小心翼翼、運用無比耐性的裝飾藝術,也是艱忍卓絕的藝術工匠們所面對的極大挑戰。
[向上]
Authority
正規機構
NATIONAL CHAIN
全國上門回收
Free Assessment
免費評定鑒定
High recovery
高價回收全國比價
Cash transactions
現款交易方便快捷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101-3139

Copyright ? 2007-2019 NiuSheWang Luxury Goods Recycling.SUPPORT BY Mr.Dai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