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琺瑯彩從廣州敲開中國的大門

文章發布時間:2018-09-11 14:30 主營服務:二手奢侈品回收|手表回收|黃金回收| 鉆石回收|包包回收
摘要:清朝時期的廣州,是中西海洋文化交流的重鎮。在海上絲綢之路2000多年的歷史中,相對于其他沿海港口,廣州被認為是唯一長久不衰的港口。明初、清初海禁,廣州長時間處于一口通商...

  清朝時期的廣州,是中西海洋文化交流的重鎮。在海上絲綢之路2000多年的歷史中,相對于其他沿海港口,廣州被認為是唯一長久不衰的港口。明初、清初海禁,廣州長時間處于一口通商的局面,從康熙年間開海禁后,大量歐洲藝術文化更是涌入廣州,這當中最受清朝權貴追捧的便是琺瑯彩。這種鑲嵌于金屬上的釉質圖案,外觀光滑而帶有獨有的圓潤光澤和質感,流露出的色彩則飽滿而富有張力,給清廷上流社會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視覺藝術盛宴。

據傳,琺瑯表是自明末清初時期傳入中國,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為明朝皇帝進獻的自鳴鐘打開了這個東方文明古國。之后康熙四十六年,瑞士人Francois Louis Stadlin來到中國,為皇室制作了許多精美的琺瑯表,受到康熙皇帝的賞識,成為了宮中著名的鐘表師,并在廣州建立了自己的鐘表貿易公司。琺瑯表后來也深受雍正、乾隆兩位皇帝的喜愛,乾隆皇帝更是喜于把古代書畫名跡運用到琺瑯鐘表的紋飾中,以追求繪畫藝術與琺瑯鐘表工藝的完美結合。這也隨之帶動了整個皇室貴族以擁得幾件西洋琺瑯鐘表而為傲,廣東地方官員也經常把善于做琺瑯鐘表的藝人送往北京。可想而知,那個時候,中國已然成為世界鐘表最大的市場。西洋鐘表廠商也開始為迎合清廷皇室貴賈的口味而設計鐘表,生產出了大量具有東方文化色彩的琺瑯鐘表,為之成就琺瑯鐘表在中國最輝煌的一段歷史。

(銅鍍金轉柱太平有象鐘,為乾隆時期廣州所造鐘表的一件代表作品。)

大約在乾隆初期,廣州已經擁有本土自造的自鳴鐘,乾隆時期的《廣州府志-卷四十八》記載:“自鳴鐘本出自西洋,以索轉機,(有點后期芝麻鏈表鼻祖的意思吧)機激則鳴,晝夜十二時皆然。廣人亦能為之,但未及西洋之精巧”。“但未及西洋之精巧”這恐怕只限于琺瑯彩之未及吧,然而這個歐洲擁有的絕對專項技藝并未維持多久,“廣州掐絲琺瑯”便誕生了。在今天的故宮博物院,我們依然能夠找到許多乾隆年間制作非常精美的“廣州掐絲琺瑯”鐘。

(圖為掐絲琺瑯制作過程:將銅絲曲折成圖案)

所謂掐絲琺瑯,銅胎上的圖案先得由銅絲來表現:將銅絲曲折成一個圖案,焊進銅胚里,然后將不同顏色的琺瑯釉料填充到勾勒好的輪廓里,這些琺瑯釉料由研磨成細粉的礦石和金屬氧化物構成。將金屬片放入溫度在850至900攝氏度的特制火爐中焙燒,釉料會因高溫而改變顏色,燒制出鮮艷的色彩。而“廣州掐絲琺瑯”表則吸收了西洋鐘的精湛技術,并融合了民族風格,掐絲回曲生動活潑,繁密緊湊;銅鍍金嵌,色調鮮艷明快,怡人而溫潤。

(圖上 伯爵琺瑯表盤制作)

(圖上阿妮塔與伯爵合作的伯爵鳳表。鳳頭下邊位置A.P為阿妮塔作品署名。)

琺瑯彩其工藝也并非單一的“掐絲琺瑯”,比如大眾易忽視的“素色琺瑯”和工藝更為復雜的“畫琺瑯”。“素色琺瑯”,顧名思義整塊琺瑯盤為一種顏色,但千萬別以為色彩單一就容易制作;眾所周知,天然玉中沒有瑕疵的玉是不存在的,造物主都避免不了的錯誤,而一個好的琺瑯師會做到。要求表盤顏色達到高標準的一致需要層層上釉反復焙燒,這樣燒制出來的色澤才具有飽和圓潤。

(圖為畫琺瑯制作過程)

有人說,“掐絲琺瑯”并不難,一個熟練的琺瑯師就可以完成,而“畫琺瑯”被稱之為琺瑯工藝中最難的一種,被列為日內瓦制表七大工藝之一。因為其制作工序太復雜,成功率又太低,能耐住性子做一件好的琺瑯表的人越來越少,能稱得上名號的琺瑯大師也不足5人。如果對琺瑯表稍微有過了解過,那么你絕對聽過 阿妮塔(Anita Porchet)這位全球最頂級琺瑯大師;而且阿妮塔是唯一一個沒有專門服務于哪個品牌的琺瑯彩繪大師,藝術作品遍及百達翡麗、江詩丹頓、伯爵和愛馬仕等頂級品牌,每一件作品都有自己的署名“A.Porchet”或A.P(A.Porchet要比A.P更稀有,價值更高些),這些品牌之前是從沒有這樣過的,也可以這么說,世界頂級制表大師向世界頂級琺瑯大師致敬(故宮博物院資深研究員曾這樣評價琺瑯表的價值:評判一塊琺瑯表的好壞,必須特點強調:琺瑯表,即是裝飾有琺瑯工藝的鐘表作品,機械性能也必須做為一塊好的琺瑯表的評判標準。而個人認為,三問、萬年歷、陀飛輪這些超復雜技術強調的是制表師對工藝技術的掌握,而琺瑯彩是凌駕于技術上的一種藝術,強調的是技術上的藝術,恰恰這點,不但考驗著大師的技藝,更多的是對一位大師琺瑯繪天賦的考驗。或許這種價值觀很難取悅于大部分腕表之人,但我還是自顧以為。)

(圖上 2012年,阿妮塔與愛馬仕合作推出的“女騎士”懷表。)

(圖上 2013年,阿妮塔與江詩丹頓合作推出的江詩丹頓藝術系列之Metiers d'Art Florileges)

當然也有這么做的其他品牌,比如格拉蘇蒂與梅森瓷(梅森瓷被稱作瓷器界的勞斯萊斯,梅森瓷器始終是歐洲王室、明星和政治家追逐的對象,其價格一直貴如黃金。到現在我還分不清這倆品牌哪個更厲害些),格拉蘇蒂與梅森合作的表款表面都會有梅森標示“藍劍交鋒”。自然,一位大師能與一個頂級品牌比肩,影響力可想而知。

(圖上 2007年格拉蘇蒂在巴塞爾展會上推出的議員系列梅森表款(Senator Meissen)

(圖上 2007年,熊氏琺瑯第三代傳人熊松濤與北京手表合作推出的“蝶戀花”手表。)

(圖上 2013年,熊氏琺瑯第三代傳人熊松濤與北京手表正在合作的耄耋富貴”手表表盤。)

(熊氏琺瑯第三代傳人熊松濤)

要說國內,也有熊氏琺瑯第三代傳人熊松濤與廣州畫琺瑯楊志峰,前者擅長于掐絲琺瑯而后者善于畫琺瑯。熊松濤先生是國內目前唯一一位能為歐洲高級手表品牌定制表盤的琺瑯大師,在2007年瑞士巴塞爾鐘表珠寶展會上,“熊氏琺瑯”與北京手表廠合作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款銀坯掐金絲琺瑯夾板的陀飛輪腕表——“蝶戀花”。資料顯示,這件作品上所有零件的琺瑯圖案都是經過制坯、掐絲、燒結、打磨、補釉、再燒結、再打磨等40多道工序,釉料經10多次800多攝氏度的高溫焙燒才能出現瑰麗的色彩和百花競開的效果。而在廣州的楊志峰先生將傳統廣州琺瑯與掐絲琺瑯工藝融合于一體,創造出“中彩琺瑯”物景淡雅而舒卷自如,南北風格的交融使得畫色更暖更細膩。廣州作為西方琺瑯最先傳入地,其歷史所沉淀的藝術價值不能被忽視。

(圖上 人物微繪琺瑯表,懷表、手表一體)

(圖上 名為“上海女人”的播威三問、陀飛輪微繪琺瑯表,懷表、手表一體)

說到“畫琺瑯”,不得不提一個歷史鐘表品牌,播威。這個牌子也與廣州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19世紀初期,歐洲琺瑯鐘表在中國的市場日臻成熟,歐洲各國鐘表廠也紛紛來華開辦鐘表貿易公司。1818年,一名供職于英國Magnian公司的瑞士人Edouard來到中國廣州,發現西方琺瑯表深受中國上流人士追捧,便于1822年(清道光年間)在中國廣州創立瑞士播威表品牌,專為清朝皇室訂做各種御用琺瑯彩繪懷表。在當時,整個中國已經認識到西方機械技術的重要性,尤其對這種里邊擁有迷你機械機芯、外面繪有意趣喜色的藝術品格外崇尚,這也是我們今天所熟知懷表界“大八件”風靡神洲的開始。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清廷洋務大臣李鴻章也是播威表的愛好者。

(播威熊貓微繪琺瑯鉆表、白虎微繪琺瑯鉆表)

2012年12月,播威表與中國收藏理事會在廣州頤和山莊舉辦的《中國鐘表藏家之播威》,也是播威表在190年后再次重憶廣州,本人有幸被邀請,由素有鐘表文化布道者的鐘表學者常偉老師解讀播威微繪表之魅力。很難相信,這個以外形華麗、機芯復雜、琺瑯鮮麗著稱的鐘表品牌,號稱沒有十萬元人民幣以下表款的品牌,真正的獨特之處并非超復雜的鐘表三大技術,而在于表盤的微繪琺瑯。每一個表盤都是由藝術大師憑借獨一無二的精湛技藝獨自描繪出來的,每款定制手表工藝需耗時三到六個月。

起源于古代希臘的琺瑯彩,不僅是一份歷史懷舊情結,還是一種工藝文化的沉積,與小巧的計時工具邂逅在這方寸表盤上,演繹出幻彩的藝術臻品,在400多年以前,踏進廣州,敲開了中國的大門。

[向上]
Authority
正規機構
NATIONAL CHAIN
全國上門回收
Free Assessment
免費評定鑒定
High recovery
高價回收全國比價
Cash transactions
現款交易方便快捷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101-3139

Copyright ? 2007-2019 NiuSheWang Luxury Goods Recycling.SUPPORT BY Mr.Dai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